柒箐Kiki

Welcome to KIKI’s world
不论结局感谢相遇.

【韩叶】PUPPY LOVE(2)

韩叶不拆不逆 部分ooc预警
——
暑假的某一天,深夜。
韩文清听到楼下有什么悉悉索索的声音,睡梦中突然惊醒,想起前几天电视里报道的入室偷窃案件,一个激灵抓了件T恤一套就蹑手蹑脚摸下楼,还不忘取下挂在楼梯间的棒球棍。
楼下昏暗一片,只有叶修的房门虚掩着透出丝缕灯光,厨房里似乎有个人影晃动着,在翻着橱柜底下的储物柜。韩文清握紧了手中的球棍,心中疑惑:“这小偷怎么会觉得钱财藏在厨房里?”确认了家里门窗都是关好的,小偷没那么容易脱逃之后,韩文清侧身闪到厨房的开关边上。
“啪嗒”一声,韩文清打开了厨房所有的灯。
于是正在偷偷摸摸找面碗的叶修愣住了,忘了手中撕了一半的泡面。
于是握紧了球棍采取进攻姿态的韩文清愣住了,忘了他还举在半空中的球棍。
世纪对视。
死一般的寂静。
叶修嘴角一翘,先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:“那个…老韩晚上好啊,你也下来吃夜宵…吗?说完叶修就觉得还不如刚刚的沉默—丢人啊!谁下楼吃夜宵偷偷摸摸不出一点儿声响手中还举个棒球棍的!他现在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,可表面上还是要维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韩文清闻言,黑着的脸稍稍缓和了神色,可又眉头一皱,轻叹了一口气,随手放下球棒,抓走叶修手中的泡面,从柜子里取出小锅,碗,筷,转身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盒处理好的蔬菜。
叶修乖乖退到一边,身上没骨头似的倚在橱柜上看着韩文清有条不紊地煮泡面。
他把蔬菜放在砧板上,有力的手指捏住刀背,手腕抵着刀柄碰撞木砧发出“笃笃”有节奏的声音,一旁小锅里的水已经煮开了,袅袅烟气绕在叶修眼前,模糊了韩文清的侧脸。叶修有点儿晃神,这样一个侧影和他记忆中的一个瞬间很像很像,鬼使神差地就听见自己的声音响在耳边:“你这么贤惠,男孩儿也要爱上你了。”
韩文清闻言刀口一顿,厨房里只剩铁锅里的水发出“咕噜咕噜”意味不明的声音。然后雷厉风行的,叶修已经被推到了厨房门外。
叶修这才有些回过神来,太阳穴已经跳地胀疼。记忆中那个瞬间犹如被一同推出的水汽,顷刻间消逝在开足了的冷气中。
韩文清又皱了皱眉,耳尖有些发热。
等到韩文清把一小碗面端出来时,两人面上都恢复了平静。
叶修波澜不惊吊儿郎当地抽着烟,烟雾缭绕在两人之间,没有看到韩文清眉间沟壑深了一些。
“叶修。”韩文清将碗放在桌上。
饿急了的叶修飞速挑起碗里的面,“哧溜”一下吸了不少,也不管烫不烫,好在韩文清事先用冷水捞了一发。
汤很香,那些蔬菜放进去可比原来的几颗可怜的“蛋花肉粒”营养得多。叶修第一次发现蔬菜还挺好吃的。韩文清将汤底煮好后凉一凉,再将从冷水里捞过的面放进去,盛出来由它胀开一些,韧劲和口感都是叶修从来没自己泡出来的美味。
叶修住在韩文清家这几天,很少认真出房门吃饭。也不知用的什么时间,早晨喊他一般都还在睡着,中午等韩文清回来,叶修已经自己泡完了泡面,晚上随意从茶几上扒拉些饼干对付过去了又窝在房间里不再出来。
他的房间里总缭绕着烟气,除了整整一垃圾桶食品袋,却也到还算整洁。
韩文清有认真推算过,甚至请他的新同事张新杰一起分析了叶修的年龄。这个看上去老成的家伙,应该也不过刚刚到独立承担法律责任的年纪。
“叶修,”韩文清想了想,还是想和他聊聊,住了大半个月,对于叶修,他还是了解的太少,除去第一天商量房租,话都没说过十句。“你别总抽烟……你才多大。”
叶修闻言顿了一顿,拿着筷子的手一抖,溅出了几滴汤汁,他像是没看到似的笑了笑,眯眼看着韩文清说道:“我不小了,况且没人管着我啊。”他放下筷子,又摸出一根烟,只是叼着。
“老韩,起都起来了,介意听个故事吗。”
—TBC—

本来该是昨天晚上发的
可能是意念发出去了吧(揍
假装日更
也就是说今晚还有
来听修修讲故事吗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