柒箐Kiki

Welcome to KIKI’s world
不论结局感谢相遇.

【原创】戏台

(准备当寒假作业交差
(没有主题没有立意
戏台上戏子咿咿呀呀地唱着。
戏台下听曲的人睡意朦胧地听着。
委婉绵长的昆曲细细软软的飘渺在不算很大的院内,唱腔绕着有些掉漆露出木色的房梁、唱词缠着阖眼听曲儿的人儿,在这临近黄昏时分,配着天井投下来的夕阳的余晖,时不时被清风卷起的一两片落叶旋转着,似乎伴着曲儿起舞,过后又落回院里的那棵已被岁月磨砺了许久的梅树下。院里好一幅景色,置身其中,仿佛回到了戏台子正繁华的时候。
空气中是淡淡的胭脂水粉和着腊梅的清香,十分好闻,戏台子上热闹得很,静下心来听,小生小花们口中咿呀婉转的唱腔竟让人心生了些许感动,那感动里有对曲中人物的喜爱、同情,有对有对小花小生们的欣赏、赞美,有对周遭事物的感叹、思考,有的人儿听至动情处甚至悄悄抹一把眼泪。那些个如花的笑靥、似水的容颜卖力地将昆曲儿展现给看戏的人,一不小心就陷进去了,甚至连时间都要被忘却了。
“爹!回家吃饭了!”院外一声喊叫,震起了院里停歇在老梅树上听曲儿的鸟。一个中年女人边走边喊着,穿过几条板凳,找到了她听戏的父亲。
“你…你安静点!我就听完这幕。”老人颤巍巍的挣脱了女儿的手,理了理自己的衣袖,重新闭上眼睛听戏台子上悠扬而来的曲调。
“家里饭都凉了!”女儿重新扯起了父亲的衣袖,声音甚至比刚刚响了不少。
周围闭目听曲的一位老太太睁眼瞅了一眼,皱了皱眉又合上了双目;坐在他们身后的一位大爷用蒲扇轻轻敲了敲前面空着的凳面;就连耳朵有些听不见的那位大婶都扭过头来,对那女人瞪了一眼。
可能是怕女儿继续闹下去惊扰了别人看戏,老人抓起身侧的小帽依依不舍的走了。那女人还用着不低的声音嘟囔着:“天天也没个事可做跑这儿来看戏,到饭点还不肯回家吃饭,谁有好脾气天天喊您?以后别来了。”
风波平息,曲儿继续。
戏台子上唱到黛玉葬花,纸糊的花瓣已有些泛黄,戏台子上的人儿细腻的嗓音伴着略带凄凉的词,直引着颗颗泪珠向下滑落着,老太太们拿着方手帕小心翼翼地拭去有些浑浊的泪滴,也不知在为谁而感叹。
夕阳西下,还没有点上灯的院子里只借着天边的红光,显得有些沧桑,陆陆续续的有人离开了戏台子,大抵都是回家吃饭了。小镇上家家户户的炊烟丝丝缕缕,在这没有风的傍晚消散在璀璨的红色中。唱完了这幕,暂时没有人再上台,院子里一时有些安静。
也不知是谁起了个头,老太太们哼起了院儿里常唱的那几个调子,有些嘶哑的嗓音当然发不出那曲折优美的调儿,倒意外的成了似乎穿越了百年的一只让人心灵震撼的曲儿了。
夜幕四合,院儿里点上了纸灯笼,戏台子上还有些比较先进的照明灯亮着,一下子又将人们带去了一个美好的地方。台下的凳子上坐的都是白天那些熟悉的面孔。
委婉绵长的昆曲依旧细细软软的飘渺在不算很大的院内,唱腔绕着新刷过漆的房梁、唱词缠着台下挤挤攘攘却互相示意安静听曲儿的人儿。曲不终,人也不散。

评论(5)

热度(26)

  1. 不知道為什麼註冊的號柒箐Kiki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這篇真的超棒!
  2. keville kaooll柒箐Kiki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来源:柒箐innocence